当前位置:首页>麻醉科手术室>科室动态
麻醉科手术室
麻醉学发展史与展望
    来源:本网站 发布日期:2013-05-16 点击量:3871

现代麻醉学虽然只有百余年历史,但自古以来,人类就在劳动和生活中,不断地寻找减除因灾害或禽兽引起的创伤或疾病疼痛的药物和方法。


  中国古代麻醉史


  我国很久以前就有关于手术麻醉的传说和记载,例如"神农尝百草,一日而遇七十毒",就反映了我国古代人民很久以来就千方百计寻找治病止疼的良药。公元2世纪,我国伟大的医学家华佗发明了"麻佛散",1700多年前,华佗就已经使用全身麻醉进行腹腔手术。公元652年,孙思邈著《备急千金药方》,1596年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介绍了曼陀罗花的麻醉作用。1743年赵学敏所著《串雅内编》介绍了由草乌、川乌、天南星、蟾酥、番木鳖等组成的开刀药方。 针灸自古以来就是我国人民治病止痛的重要方法,215-282年晋皇甫的《针灸甲乙经》是我国最早的一部比较完整的针灸专著。 在复苏急救方面,公元前4-5世纪,就有扁鹊切脉以诊断人之生死,用针和草药进行急救复苏的记载。


  现代麻醉学的发展史


  全身麻醉的发展 18世纪中叶,1772年Pristley发现氧化亚氮(笑气),1884年WELLS用于牙科手术。1818年FAFADAY发现乙醚,1846年乡村医生LONG施行乙醚麻醉成功,但当时未为世界所知。同年10月16日,MORTON施行乙醚麻醉当众示范成功。乙醚麻醉的成功,可视为近代麻醉学的开端。1847年SIMPSON第一次使用氯仿于分娩镇痛成功。以后相继有许多吸入麻醉药的出现。 20世纪初,1903年合成了巴比妥类衍生物,具有催眠镇静作用的药物。1934年硫喷妥钠应用于临床,成为现代静脉麻醉的主要药物。肌肉松弛药的出现和应用,进一步改善了全身麻醉的效果。1935年KING从箭毒中分离出右旋筒箭毒碱,1942年将筒箭毒碱应用于外科手术。 局部及神经阻滞的应用进展 在应用乙醚、氯仿等全身麻醉的阶段,由于使用方法简陋,经验不足,病人不够安全。这期间出现了注射器,1860年NIEMAN发现了可卡因,1884年KOLLER用于眼局部手术。次年HALSTEAD开始将可卡因用于下颌神经阻滞,同年CORNING在狗进行了脊麻试验,施行硬膜外麻醉成功。1896年BIER在动物及人作蛛网膜下腔阻滞成功,1905年合成普鲁卡因。


  特殊麻醉方法的进展 在19世纪初,施行全身麻醉时,是将乙醚、氯仿简单地倒在手巾上进行吸入麻醉,以后创造出简单的氧化亚氮装置。1923年WATERS设计来回式CO2吸收装置,以后又出现循环式紧闭吸入麻醉装置,目前已发展成为精密复杂的各种类型的麻醉机。其中气管内麻醉方法的出现,意义尤为重大。1543年VESALIUS曾给动物施行气管内插管,1792年CURRY首次在人进行气管内插管。 关于低温的应用,早在1797年就有人开始试行全身降温法。1862年WALTA,1902年SIMPSON将乙醚麻醉动物降温到25度,不继续施用麻醉也可以进行手术。1905年SWAN进行体表全身降温,阻断循环,进行心脏手术。控制性降压的应用,给某些外科手术创造了良好的手术野,并节约了输血量。其实施方法从40年代动脉切开放血发展到50年代以后应用各种降压药。 复苏学及危重医学的发展 对于各种原因引起的呼吸或循环停止,很久以来即试图用各种方法急救复苏。19世纪早期采用手法进行人工呼吸,随着麻醉技术的进展,将气管内插管及麻醉机械应用于复苏,进一步出现各种机械的人工呼吸器。从50年代到60年代国内外提出了胸外心脏挤压法,进行心肺复苏,进一步发展为心肺脑复苏。1958年SAFAR开始建立加强监测治疗室(ICU),以后在很多国家推广应用。


  我国麻醉学的发展与成就


  现代麻醉传入我国也有百余年的历史。1989年卫生部文件明确麻醉科是一级临床学科。根据我国国情,静脉普鲁卡因复合麻醉,得到了大力开展和推广,连续30余年来,静脉普鲁卡因复合麻醉和连续硬膜外阻滞麻醉,一度成为我国最常用的麻醉方法。50年代后期到60年代研究针刺麻醉,70年代初研究中药麻醉,临床应用有一定的镇痛和麻醉作用,但是这些方法尚达不到现代麻醉的要求,70年代后期,随着改革开放,国外许多新的麻醉药和精密的麻醉设备,相继引进我国,进一步提高我国麻醉水平,促进麻醉学科的现代化,迈出了新的步伐。


  1981年创刊出版《中华麻醉学杂志》以后,还相继有《国外医学、麻醉学与复苏分册》、《临床麻醉学杂志》、《实用麻醉学杂志》、《疼痛学杂志》、《麻醉与重症监测治疗》等杂志出版发行。 现代麻醉学的历史不过150年,是医学领域中一个新兴的学科,这门学科是随着医学学科的发展,以及临床工作的需要,集中基础医学、临床医学以及其他学科的有关理论,应用近代科学技术成果于临床而建立起来的,目前已成为临床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经过40余年我国麻醉工作者几代人不懈的努力,麻醉学科有了很大的发展,拓宽了麻醉工作的范围和领域,加强了各级医院的麻醉科室建设,培养了大量的麻醉专业人才,专业队伍日益扩大,业务水平不断提高。


  我国麻醉学发展的展望


  自1846年10月16日William morton在波士顿麻省总医院公开表演乙醚麻醉,从而创立了麻醉专业,迄今已150年。在这150年麻醉经历了巨大的变化。麻醉顾名思义是在手术室内为手术病人施行麻醉,但现在麻醉医师的工作已延伸到立即术后的恢复室,甚至ICU。由于麻醉医师熟练掌握各种神经阻滞技术, 自然而然的被要求治疗各种疼痛的病人,逐渐发展成为疼痛门诊。 麻醉医师不再局限在手术室内施行麻醉,他们现在经常到心导管室、 内腔镜室、放射科,甚至内科病房为心脏病人除颤施行麻醉。 外科手术也发生巨大的变化。过去手术比较简单,而现在人体已无手术禁区,手术愈来愈复杂,如开胸、心内直视、心肺移植、颅脑手术等,为适应这些手术的需要,发展出相应的麻醉技术如单肺通气(支气管麻醉),体外循环,控制性低血压(颅内血管瘤)等。


  手术病人也有极大的不同,随着人口的老龄化,老年病人需要手术的人数增加,另一方面为先天性疾病施行手术的小儿年龄愈来愈小。
此外许多手术病人有心血管等各种并发症。这给麻醉带来困难。


  新麻醉药愈来愈多,包括静脉、吸入麻醉药、止痛药、肌松药和局麻药。 静脉麻醉药除硫贲妥钠,依托咪脂、氯安酮,安定外现在又有咪唑安定,异丙酚。吸入麻醉药已由氟脘、 安氟醚, 异氟醚发展到七氟醚(Sevoflurane)及地氟醚(Desflurane)。止痛药除芬太尼、阿芬太尼、苏芬太尼外现在又有Remifentany。肌松药除琥 胆碱、潘库溴胺、阿端(Pipearium)、卡肌宁、万可松外现又有起效较快的非去极化

肌松药罗库溴胺(Rocuronium)及作用时间很短的Mivacurium。 这一方面增加了麻醉医师的手段,另一方面也要求麻醉医师掌握一些新药的药代和药效的知识及使用的方法。
监测已发展成为麻醉的重要部分。现在除血压外尚有新电图、CVP、漂浮导管、PetCO2(呼气末CO2分压)。现在正积极研究判断麻醉深度的脑电(EEG)新技术及脑养饱和度监测。桡动脉穿刺及置管、颈内静脉穿刺等也成为麻醉医师的基本技术。


  以上麻醉的变化必然对麻醉医师的培训和要求带来变化,如麻醉住院医师培训现在要求加强心内科的训练,以便熟悉和掌握各种心律不齐的诊断和治疗,各种心血管疾病的治疗和常用药物以及它们对麻醉可能带来的影响。另一个发展方向是次专业化如小儿麻醉、心外科麻醉、产科麻醉及脑外科麻醉等。 


  我国麻醉专业自改革开放以来发展很快,但很不平衡。麻醉专业人员的质和量都尚距客观要求相差甚远。据不完全统计我国目前约有专业人员三万人,包括麻醉主治医师以上的专业人员、麻醉住院医师及麻醉护士。美国1991年统计为麻醉专科医师25,000人,注册有证书的麻醉护士21,000人,此外尚有麻醉住院医师5,600人。美国医学院校毕业生中有5%选择麻醉专业。在美国为保证病人的安全,制定了最基本监测要求,包括血压(无创或直接测压),心电图,Pulse Oximeter, PetCO2,体温。我国由于经济条件的限制尚不可能提这种要求。但估计为期已不远。我国已制定麻醉住院医师的培训为五年(正规医学院毕业后)而且要求培训医院间的协作以保证麻醉住院医师有机会做各科的麻醉。并逐步要建立国家考试以保证质量。由于麻醉范围的新药、新技术、新仪器、新的有关知识发展很快,国家制定了主治医师以上的继续教育制度。随着我国经济的不断发展,我国临床麻醉发展是必然的,麻醉的科研必然也会得到很大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