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重症医学中心>中心动态
重症医学中心
你们的身影,总让人心疼
    来源:本网站 发布日期:2016-05-11 点击量:1611

重症医学中心 韩早远

当夜静谧地令人发慌,当你已经安然入梦。却不知,还有这样一群人在为了别人的生命彻夜战斗。

作为一名医学院学生,我见过了太多医患之间感动的故事,今天文中的主角是位年轻医生。

4月24日,黄坤医生吃完晚饭后,提前来到重症监护室准备上夜班。说到重症监护室的夜班,不得不提一下它的特别之处。

重症监护室不同于其他科室,收治的大多是危重患者,病情复杂不说,还可能随时有生命危险,其中大多数人要进行深静脉穿刺,插呼吸机。这不仅需要医生具备扎实的专业知识,及时评估患者病情后及时准确诊断,而且还要有精湛的操作技术,如气管插管,深静脉穿刺,使用血滤机等。

工作量大,患者周转频率高。一般夜班有3位医生值班。重症监护室外科总共有25张床位, 大多数情况下患者都在20人以上。平均每位医生需要照看6名患者。而这些患者常常是几种疾病于一身,伴随多种并发症,有肝昏迷的、有上消化道出血的、有高烧不退的……每天都有新患者入科,也有逐渐康复的患者转走,需要家属填写的知情同意书就有23页。

工作时间长,夜班从头天17点至第二天早上9点。如遇到抢救等特殊情况,医生护士身体和思维必须加速连轴运转。

继续说黄坤医生的故事。

年轻的黄坤医生早习惯了快节奏高强度的工作环境,对于他而言,穿梭在各个病房里,观察病情、给患者做治疗、进行心理辅导,为他们减轻病痛是件严肃而神圣的事情。那天接班后,按照科室的惯例,黄医生到病房里评估病情,在与患者的交流当中更加直观地评估治疗效果。

晚上11点,黄坤医生在办公室写病历,电话铃突然响了。有危重病人要转进重症医学中心,他和其他医生,护士相互协作,做好收治准备。半小时后,患者顺利入科,从交接病情,评估、查体、诊断、治疗,整个流程迅速而熟练,待患者生命体征平稳后,黄医生才回办公室查医嘱,继续书写病历。

突然,他看着电脑上密密麻麻的数值和文字,感觉头有点晕。以为是有点劳累了,也没在意,休息了几十秒,继续埋头敲着键盘。护士快步走进医生办公室说某床患者突然发烧。黄医生立即开好物理降温医嘱,又快步走进病房查看患者病情。此时,眩晕感加剧,他摸摸自己滚烫的额头,才意识到可能发烧了。

果然发烧了,体温表显示37.5℃。还没来得及处理,又有患者家属要求转院。送走了患者,从来没有过的疲惫感萦绕全身,再次测量体温,数值显示39℃。

“这么高!”黄坤医生盯着体温表的数值,喃喃说道。以医务工作者的惯有严谨,第一反应是:复测体温。结果,数值依然居高不下。

他开始用化学冰袋物理降温,左腋下夹着冰袋,右手继续写病历。墙上钟表秒针不停地运动,此刻是凌晨三点整。病房里漆黑一片,心电监护仪上闪烁着红红绿绿的数值,护士们忙着记录数据。医生办公室灯光通明,依旧是翻阅资料,敲打键盘的声音。

在黄坤医生用冰袋降温时,依然有患者烦躁不安,正在痛苦呻吟,也有病情突然发生变化的。每每遇到这种情况,他都会取下额头上的冰袋,快步走进病房观察病情,再回办公室下医嘱。断断续续地降温过程,效果并不是太理想。时间过得很慢,直到天亮,黄坤还在带病工作。

阳光穿过病区的走廊映着霞光。新的一天带着希望来临,黄医生好像再次走进了寒冷漫长的黑夜,全身发冷。早上八点多,先是在主任指导下查看所有患者,报告病情,接着是向白班医生交接工作。

交接工作完毕,黄坤终于撑不住了,眼前发黑,身体虚弱,同事连忙为他开了医嘱,护士赶紧配药输液。大家劝他去休息室,黄医生谢过好意后,继续整理病历。

同事拿来羽绒服给他披在身上。中午11点多,药液输完,身体也有所好转,拔针后,黄坤才停下手里的鼠标。

那天晚上,黄医生带病收治了一位危重病人,整理了5份出院病例,每项数据必须保证准确无误,洋洋洒洒几十页,不知要核对修改多少次。

黄坤医生下班了,他说晚上还会继续输液。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纵有千言万语,竟然无语凝噎。

五一劳动节期间,朋友圈里开启小长假外出游玩晒照片模式,而在医院,千千万万的医护人员奔波在病房。他们放弃和家人团聚的时光,忙碌又充实的围在患者身边。

我的脑海不断重复着这样的场景:医护人员或为患者擦拭身体、或为患者打针、或紧紧握着患者的手,用温柔眼神注视着需要帮助的人。这样的画面,总是让人心疼,却又让即将踏上医途的我们更加地坚定。

(图:韩早远)

黄坤医生带病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