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中西医结合诊疗与研究中心>中心动态
中西医结合诊疗与研究中心
中西医结合诊疗与研究中心王睿林:坚定的中医实践者
    来源:本网站 发布日期:2016-07-12 点击量:4322

初见王睿林,记者还是有点吃惊的,没想到很多人口中的“神医”竟如此年轻。但就是这样一位年轻人,在2012年、刚刚入伍3年的时候就被表彰为全军学习成才先进个人,目前已经担任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O二医院中西医结合诊疗与研究中心的副主任、中医科主任。

 

“坚定中医信心,练好基本功再探究机理也不迟”

 

其实,每当有人提到“神医”这个称呼,王睿林都会“倍感心虚”,他向记者表示,“我顶多算是刚刚入门,但是对中医充满激情这点是肯定的”。在外人看来,王睿林天生就是学中医的料,只是当年高考时,王睿林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当年报考志愿时对中医并没有太多明确的想法,就想学医,所以就填报了一个学中医最好的学府——北京中医药大学。”回想高考时的情景,王睿林说到。

刚开始来到心目中的理想学府,理科生出身的王睿林认为“阴阳五行、经络气血”真的不那么容易理解,“有时候甚至觉得难以接受”王睿林笑着说。但是大四开始参与到临床实践中后,王睿林彻底被中医的临床疗效折服了。令他印象最深的是一位痛经的患者,西医诊断为子宫腺肌症——痛经里面比较难治的一种病。长期服用止疼药后发现各种止疼药都已失效,痛苦之余,患者找到了在国医堂出诊的国医大师王琦。经过王琦教授的辨证论治,在连续服用3个月经周期的中药之后,一直伴随患者的痛经被彻底治好了。这让王睿林看到了中医神奇的临床疗效,也让他重新开始审视中医。

“刚开始我纠结于中医药的作用机制还不是那么明确,中医是否真的有效。但是后来面对一系列临床疗效,我觉得应该先把基本功学好,按照中医的规则进行诊疗,在获得明确的临床疗效基础上,再按照现代医学的思路探究机理也不迟。”硕士毕业后,王睿林报考了王琦教授的研究生,并最终取得了博士学位。

我国医圣张仲景曾在《伤寒杂病论》中提出,中医应“勤求古训,博采众方”,北京中医药大学的校训是:勤求博采、厚德济生。在校十年间,王睿林一直勤勤恳恳谨遵校训,并在此基础上加入了自己的行医准则:衷中参西、兼收并蓄。“我们要坚定地实践中医,参照西医先进的诊断技术,在理论上保持特色,在理念上求同存异,在机理上相互印证,在疗效上发挥优势,把中医和西医各自的优点更好得结合起来,提高临床疗效,最终让患者 益。”

 

“沟通建立信任,信任使中医疗效充分发挥”

 

研究生阶段,王睿林见到太多疑难杂症在王琦教授那里获得治愈,因此获益良多,掌握了很多疾病的辨证论治方法。“但是在治疗疾病的过程中,与患者的沟通也很重要,它是中医疗效得以发挥的前提,而对中西医知识的汇通认知会使沟通更加顺畅。”曾经有一位做过子宫切除手术的患者,术后一个月发现了大小为1.0cm的胆囊结石,因为子宫切除手术才做过不到1个月的时间,所以医生并不建议她马上做手术。患者找到了王睿林寻求帮助,希望可以通过中药将结石“打下来”。王睿林仔细看过患者的病历资料,心中大概有数了。“这个结石确实比较大,但是形成时间较短,可能不会那么致密,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中药排出的几率,但是客观来讲,我们只能做探索性治疗。”王睿林向患者详细介绍了结石的形成机理和解剖结构,同时,从中医的认知方面告知结石的治疗原则。“一次沟通不行,就两次、三次,直至患者彻底了解。”最终患者在充分了解的基础上决定要接受中药治疗,治疗1个半月之后,结石被成功排出。

治疗结束后不久,患者再次来到王睿林的门诊,但这次她带来了自己的弟弟,希望王睿林可以帮助他将肾结石通过中药排出。王睿林像之前一样,和患者细致沟通结石的位置、大小和形状,排出的可能性以及服用中药过程中可能出现的紧急情况等等。

“沟通细致,才能增加患者对疾病的了解,也只有这样,才能增加患者对医生的信任和治疗的依从性,使治疗得以顺利进行。”

 

“中医药的价值仍在不断地被认识”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O二医院是全军唯一一家三级甲等传染病专科医院,其肝病治疗水平一直处于全国领先地位。前辈专家更是积累了许多中西医治疗肝病的理论和经验,基于这样的平台,王睿林有机会积极探索肝病治疗的新技术、新方法,并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肝病中西医结合个体化诊疗特色。

“就像漂亮的衣服穿着效果会因人而异一样,治疗方法的选择也与个人特点相关。”对体质学有着深入研究的王睿林,在临床治疗中也将体质研究应用到了肝病的诊疗过程中。“酒精性肝硬化和乙肝性肝硬化患者体质是存在差异的,酒精性肝硬化以湿热体质、血瘀体质居多,而乙肝性肝硬化以痰湿体质、气郁体质居多,所以治疗方法也应该不同。”曾经有一位酒精性肝硬化患者,因为治疗过程中黄疸值一直处于80-90之间居高不下,同时,失眠、胃胀、食欲不振等症侯学特征给自己带来了极大的痛苦,不得已停下工作专程来到北京看病。王睿林经过辩证论治认为他是血瘀体质,并着眼于活血化瘀加以清热给予治疗,最终患者不仅黄疸值降低,身体不适症状也得以明显缓解。患者状态非常好,并告诉王睿林自己要回家开始工作了。

“其实,中医治疗不仅要改善患者的临床指标,在治疗中也会更关注患者的身体感受,注重在生活作息、饮食运动、心理调适等方面给患者综合的指导和关怀,不仅要为患者治疗疾病,更要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王睿林说到。自民国以来,中医的发展受到很多质疑,“其实对于中医来讲,临床治疗的有效性是不容质疑的,但是疗效的机理部分在现代科学看来是一个黑箱,所以我们要积极探索这部分的内容。”除了积极开展机理研究,王睿林带领自己的团队配合全军中药研究所所长肖小河教授完成了《中草药相关肝损伤临床诊疗指南》。诊疗指南的发布,对科学判断国内外中草药肝损伤发生的客观性,克服“非西药,即中药”诊断思维的片面性和局限性,有效提高中草药肝损伤精准诊断和治疗水平,指导临床合理用药,减少中草药肝损伤的发生,同时促进中医药事业健康持续发展等方面具有非常重要意义。

“中医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它确实具有临床疗效,同时它也带来了明显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未来,中医药还有很多有价值的东西需要我们去探索。”

 

中西医诊疗与研究中心中医科王睿林主任

王睿林详细询问患者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