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爱心门诊>科室动态
爱心门诊
多一些理解与宽容
    来源:本网站 发布日期:2016-10-21 点击量:3582

许洪新

记得第一次护理艾滋病人的情景, 仍然历历在目。那是1999年12月,在接到通知后,我与同事已经做好了迎接病人的一切准备, 但心里还是在打鼓,那不是紧张, 不是害怕, 而是心中没有底, 不知道艾滋病人到底什么样, 不知道应当怎样更好地对病人进行救治护理。虽然书本上的知识,已经铭记在心, 但是毕竟没有临床实践的经验。然而, 我在见到艾滋病患者的第一刻,七上八下的心就平静下来了。艾滋病人与其他的病人没有什么区别。一个病人,需要护士的照顾, 这一切都是那样的顺理成章,我与其他护士一起按部就班地配合医生开始工作, 抽血、输液、吸痰、导尿、擦身等,有了第一次接触艾滋病人的经历, 我对艾滋病有了进一步的认识,能更加平和、更加真实地面对自己的工作。目前我在爱心门诊工作3年余,每天都与艾滋病人接触,通过与艾滋病人交谈,得知他们最担心最畏惧的就是社会对他们的歧视。西药的抗病毒治疗已经取得了很好的治疗效果, 国家还针对艾滋病人制定了“四免一关怀”政策,我经常和患者说:你们得了艾滋病是不幸的, 但同时你们又是幸运的。现在对艾滋病的研究和治疗已经可以很有效地控制艾滋病的发展, 改善病人的生活质量。只要病人及早的发现、检查、诊断、治疗,与医生护士保持联系, 积极配合, 艾滋病患者的生存期可以和正常预期年龄差不多。许多去世的病人都是因为病情发现的太晚, 因此全社会都要对艾滋病有所认识, 这是一个常识问题。

 有一位20岁的小伙子在“爱心门诊”治疗3月余,在第1次随访时向我诉说:我的家能够安在“爱心诊室”就好了,我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没有“爱心门诊”,没有你们,我是坚持不到今天的,艾滋病对我来说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亲人对我的冷漠、歧视。在家里我精神高度的紧张,爸爸妈妈现在对我还不如对待家里的那条小狗好,回到家里,我就把自已关在屋子里,我已经很小心的,我生怕自已做错什么,怕惹爸爸妈妈不高兴,我自已用过的任何东西都是由我自已来处理,包阔洗衣、洗碗、上完卫生间我都把马桶消毒,怕传染给他们。就因为我是同性传染的,爸爸妈妈知道后他们认为我是个变态,给他们丢脸了,我只要回家和爸爸说话,他先叫我说“自已是个变态”后才肯和我讲话。他认为自已最亲的人都这样对待他,别人知道后不知还会怎样看他呢!他不想给父母带来压力,给他们丢脸,他也不想这样活着,为此他在2013年1月的一天在家服药自杀了,想结束自已的生命,还好妈妈发现的及时。通过这次后父母对他的态度有所改变”。听了这些,我劝慰小伙子,“这样生活对于你来说很艰难,但一定要坚持住。你要好好生活,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对待你,以后不能再有结束生命的想法了,父母之所以这样对待你,是因为他们对艾滋病知识的不了解,只是暂时,慢慢的他们会接受你,还会和以前一样爱你,如果心理有什么不愉快,你可以随时给“爱心门诊”打电话,我们可以帮助你。

现在的药物虽然还不能治愈艾滋病,但已经能让艾滋病患者长期生存下去。不过,对于艾滋病患者来说,他们需要的不仅仅是药物,更多的是关怀与理解, 所以艾滋病人的身心健康我们应更加关注,只有家人朋友社会不抛弃他们,他们才能不抛弃自己;只有社会给予帮助同情,他们才会有信心存活。我们应宽容地对待每一个生命,他们不需要社会的同情,只希望多一些理解与宽容。

记得有位患者服药一周左右时出皮诊了,当时我没有戴手套,也没戴口罩,用手触摸了下皮疹了,问患者是否痒,患者此时哭了,说:我此前在多家医院受尽歧视的,第一次被像一名普通患者一样对待。我对患者说,这种接触不会传染艾滋病;如果要给病人进行侵入性治疗、检查,或者病人有皮肤感染,我一样会戴上手套。“我们尊重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