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肝胆外科二中心>中心动态
肝胆外科二中心
护士·患者:汉藏一家两地情
    来源:本网站 发布日期:2017-03-24 点击量:3465

肝胆外科二中心移植内科  白瑛 伊兰兰 王玉影

 

张珊蓉护士和江巴合影

近日,肝胆外科二中心微信朋友圈有人晒出某护士带孩子上班的照片。难道,护士岗位管理现在如此“人性化”?上班都可以带孩子?

照片中的白衣天使名叫张珊蓉,她腿上坐着的孩子名叫江巴。从长相、名字不难看出,江巴和张珊蓉没有血缘关系。那么张珊蓉为何上班期间要让江巴做她腿上玩耍呢?

自从302医院成为“藏区千名贫困家庭包虫病患者救治行动”首家爱心医院以来,已经让109位藏族同胞重获健康。患者来院治疗期间,由于家中无人看管,很多人都把孩子带在了身边,四岁的江巴就是青海肝包虫患者尼玛的儿子。江巴活泼开朗,是个机灵鬼,虽然不会说汉语,但每次见到医护人员都会又蹦又跳,让大家感受到他的热情。久而久之,江巴与接触最多的护士成为了好朋友。

拍照那天,江巴的父母都去门诊办理出院手续了,把他“寄存”在了护士站。不知为什么,小家伙特别粘人,紧紧跟随和他关系最好的张珊蓉护士身边,一步也不离开。张珊蓉心想:孩子可能舍不得离开医院,心里有些难受。想到这里,张珊蓉就把孩子抱了起来。

江巴在父母出院时,对张珊容说:“我以后也要当一名护士,像你一样给患者健康和温暖!” 

江巴全家与张珊蓉依依惜别

“带孩子上班”的护士,在肝胆外科二中心不在少数。朝夕相处中,白衣天使与“藏族娃娃”的日常非常温馨。

虽然闹布旦周已经出院多时,但肝胆外科二中心护士长白瑛至今对这个“跟屁虫”记忆犹新。刚入院时,护士走到哪,闹布旦周就跟到哪,渐渐地闹布旦周似乎掌握了白瑛护士长的工作流程。什么时候早交班、什么时候查房、什么时候输液、什么时候发药……

交班时,突然一个瘦小的身影冲进早交班现场,拿着手机拼命偷拍;查房时, 闹布旦周拉着白瑛护士长的衣襟和她一起穿梭在病床旁;为患者输液时,他会用藏语安慰刚做完手术的患者坚强些,别怕疼……

值夜班时, 闹布旦周发现白瑛护士长要整理病例了,就迅速从柜子中拿出患者病历夹并双手递到她手中;白瑛护士长打印病例时,他帮忙翻打印纸,并按页码排好位置,细心地夹在一起后很自信的用小手轻轻拍拍病历夹,示意全弄好了。

白瑛护士长处理完医嘱时,闹布旦周帮着把检验条码贴在采血空管上,但是他不认识汉字“紫”,这个小家伙竟然用排除法准确找到紫色采血空管,并一脸自豪地解释说:“就红、蓝、紫三种颜色采血管,去掉我认识的红和蓝,不就是紫了吗?”

白瑛护士长和闹布旦周合影

扎西达吉是目前我院收治的年龄最小的藏区肝包虫患者,虽然病历记录他六岁,可看起来最多只有四岁。黑黑的皮肤,大大的脑袋,黝黑的眼睛,很腼腆,总是在角落里偷偷的看着护士。当王玉影护士的眼神望向他的时候,扎西达吉会迅速的躲开,不看他时,他又会偷偷看着王护士忙碌的身影。

扎西达吉是个坚强的孩子,准备手术那天王玉影为他抽血,打针,下胃管,灌肠,这些对于成年人来说都有点害怕的事情,扎西达吉却表现出了这个年龄孩子本没有的勇敢。看王玉影拿出采血针,聪明的他就把自己的小衣服捋好露出胳膊等着抽血。为了不让扎西达吉疼,王玉影仔细查找血管,确保快进快出、一针见血,抽完后扎西达吉主动按压穿刺点,王玉影问他疼不疼,扎西达吉微笑着摇摇头。 

在医院住的久了,扎西达吉也成了王玉影的小帮手。有一次王玉影正在病房里给患者输液,外面突然有其他患者呼叫,因为正在扎针,王玉影不方便用呼叫器告诉同事有病人需要帮助。扎西达吉竟然踮起脚尖,拿起治疗车上的呼叫器,说道:“18床呼叫,18床呼叫……”听到他不太清晰,但又很卖力的说着汉语,王玉影开心的笑了!

王玉影护士和扎西达吉合影        

青海的第3批包虫患者中,最吸引人的便是躲在妈妈身后的一位“小女孩”了。她长长的睫毛,红扑扑的脸蛋,都说颜值高的女生有脾气,这位“漂亮的小姑娘”也不例外,看见陌生人撒腿就跑,快速躲在陪护椅后面,怎么“引诱”就是不出来。好不容易抱一下,也把脸扭向爸爸妈妈那边,委屈地咧嘴要哭。肝胆外科二中心护士崔慧茹心想,这孩子真是个娇气的小女生。

夜班查房,爸爸睡在陪护椅上,“小美女”和妈妈睡在床上,崔慧茹悄悄把快掉的被子给她和妈妈盖好,生怕夜晚着凉。第二天早上,看见妈妈给“小美女”编辫子,崔慧茹连忙上前夸赞:“您真有福气,女儿太漂亮了,长得像个洋娃娃。”能听懂一点汉语的爸爸连忙把手摆:“错了错了,他是我儿子!”啊!崔慧茹的脸立即红到了脖颈,原来人家是男生!那索性叫他“小不点”吧。

妈妈看着要做手术了,小不点内心有些害怕,不仅天天腻在妈妈身旁,寸步不离,还经常皱眉头。崔慧茹下班后到病房给他讲故事,告诉他妈妈做完手术后身体就会恢复健康,久而久之,小不点脸上有了微笑,和崔慧茹的话也慢慢多了起来。崔护士只要说:“亲一个。”他立即凑过来亲额头,亲脸蛋,热情无法阻挡。科室的医务人员也渐渐被小不点的亲吻降服,只要有时间就和他做游戏,病房里充满了欢声和笑语。

妈妈康复准备出院时,小不点用红扑扑的脸蛋紧紧地贴着崔慧茹的脸颊,不愿离开。看着藏区包虫病患者带来的其他小朋友,崔慧茹总会想起与“小美女”小不点相处的点点滴滴。

(图:伊兰兰、白瑛、王玉影、崔慧茹)

 崔慧茹和“小不点”全家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