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肝胆外科二中心>中心动态
肝胆外科二中心
“肝”愿为你
    来源:本网站 发布日期:2017-03-24 点击量:3817

——记肝胆外科二中心主任刘振文

政治部网站办 王悦

八年前的一个清晨,已昏迷三天的肝移植患者孙某逐渐苏醒过来,身边守护他的是主刀医生——肝胆外科二中心刘振文主任。就在几天前,因为迟迟等不到匹配的肝源,病人生命岌岌可危,患者家属几乎陷入绝望。正当家属打算放弃时,一个好消息传来:肝源有了!接下来,重任转到了专家们手中。命垂一线的年轻生命、巨大的手术风险、不可预知的手术预后都摆在刘振文主任的面前。他速下决心: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强过百分之百的放弃,试了才知道结果如何。

此时,夜色笼罩着偌大的北京城,一丝生命的微光在刘主任的手术台上越来越亮。这只是刘主任参与的2000例手术中的一例,但他能准确说出当年这位患者的名字。

精益求精——手术台上创造奇迹

肝脏移植手术一直以来都是全世界面临的共同难题。上世纪八十年代,国内兴起第一波肝移植手术高潮。当时全国完成肝移植手术57例,术后患者最长存活264天,而90%的患者都因术中出血过多及术后并发症死亡。

为了进一步探究肝脏奥秘,提高手术成功率,刘振文主任先后赴日本、美国、香港等地学习先进的移植技术。此后,他成为天津某医院和武警总医院肝移植队伍的领军人物。2005年,我院组建肝胆外科,已在肝移植领域颇有名气的刘振文被聘为科室主任。

“11年来,三〇二医院进行肝移植手术600余例,取得术中成功率100%、一年存活率93.2%、三年存活率84.5%的业内领先水平,其中一年存活率高于全国整体水平数十个百分点。”说起这几个数字,刘主任如数家珍,流露出些许自豪,但更多的则是经验与技术带给他的自信。

晚期肝病患者的凝血能力几乎为零,怎样将手术风险降至最低?那就是控制术中出血量,少出血、少输血。刘主任喜欢用“庖丁解牛”的典故激励自己,并以此要求成长中的学生,学习庖丁解牛的精神,熟悉肝脏与周围器官之间的每一个间隙。他深知“医生不是学出来的,是做出来的。”每个病人的情况不尽相同,想让柳叶刀在器官组织间分辨出毫米级的细微差异,唯有亲自感悟,这就是刘主任所说的悟性。悟性不是小聪明,没有近路可抄,那是近2000次手术台上的积累,数十万小时的深夜无眠。

“1994年”,刘振文主任说起自己职业生涯中的第一例手术,“当时还处于技术摸索阶段,我们免费为一位农民老伯做了手术。”没想到,这“第一例”就创造了当时国内肝移植患者的存活奇迹,生存时间长达十年之久。这是否纯属偶然呢?1998年,还在天津某医院工作的刘振文参与了由日本专家主刀的肝移植手术。72小时、4台手术、100%的成功率为他解开了心中的疑惑:传统手术要求医生又快又准,但在肝移植手术中,却要稳重求细,细中求精。精细解剖可避免误伤血管,精细缝合则减少术后并发症。由此,国内肝移植技术理念发生了颠覆性的转变,也让刘振文主任二十年如初地在手术中践行“胆大心细,敢为人先”的从医准则。

那天,刚下飞机的刘振文主任马不停蹄地赶回医院。一位肝移植患者因为紧张过度无法实施麻醉。刘主任顾不上片刻休整,在手术室外仔仔细细地刷洗双手,随后进手术室换上深绿色的手术服,一边再次确认手术方案,一边用轻松的话语宽慰患者。果然,见到刘主任没多久,这位患者便安心睡去。手术开始,刘主任剖开病患腹部,操作有条不紊,很快进入第一阶段……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手术进入至关重要的组织对接阶段。一根3-5毫米的动脉血管,需要缝合8-10针,差之毫厘就可能导致血管或胆道并发症,再次危及患者生命。

经过刘振文主任6个小时精细的操作,手术不仅取得成功,还未使用腹腔引流管,为患者大大降低术后并发症或感染的几率。3周后,病人恢复出院。在同行看来,这是难以想象的。

“技术只是一方面,我认为一个外科医生真正的成熟,是心理的成熟。”这不仅是刘主任的谦辞,也是他几十年从医的切实体会。 

刘振文主任曾为一对兄弟进行活体肝移植手术。一个家庭、两个正当年的顶梁柱,都将生命的希望托付在他手中。而据统计,成人右半肝(2/3肝)捐献,供体有3/1000的死亡率。为了保证供、受体双方的安全,刘振文主任承受着双重的压力。5年过去了,患者早已出院,过着正常人的生活,但想起那台印象深刻的手术,刘主任仍感触良多——“每一次心理的历练,都是医生走向成熟之路必须迈过的一道槛儿。”  

春风化雨——随访率全国领先

每逢周二和周五,医院的肝移植之家就热闹起来,这是刘振文主任为肝移植术后患者安排复查、随访的日子。11年来,只要没有出差,他都会准时出现在这里,风雨无阻。许多上午刚做完检查的病人都愿意留在这里,等待着下午刘主任随访时当面对他们说一句“没事儿”,仿佛这句话是一颗神奇的“定心丸”。

刘振文主任平时话很少。可一旦拿起病例,面对患者,他就成了那个话最多的人。“血压控制的怎么样”,“恢复的不错,原来是怎么吃药的,这次可以调药了”……这是刘振文主任常挂在嘴边的话。肝胆外科二中心为所有患者都建立了随访档案,600多份档案按编号顺序摆满了两个柜子。每查看一位患者,刘振文主任都要将档案前后细细翻看,比较患者手术前后的各项指标,做到心中有数,将术后排异反应扼杀在萌芽阶段。

刘振文主任还对患者采取“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办法。他要求北京当地患者尽量当面随访;外地患者若进京困难,可通过网络途径传输异地检查结果,待他和助手确定调整方案后,再以相应方式告知患者或家属。“凡是对患者有利的事,我就做”,这也是医院肝移植术后随访率全国领先的重要原因。

上周五,曾因酒精肝引发肝性脊髓病、肝衰竭的术后病人来到随访中心。见到刘振文主任,他轻松地聊起最近的生活,以及三个月来的恢复情况。“你的各项指标都正常了,气色也不错啊!”就在一年半以前,这位患者突然瘫痪,被紧急送往医院,而这一次他已能够拄着拐杖、自己搭公交车来复查了。“你才56岁,给自己定个目标,活到60岁、70岁没问题!”刘主任鼓励他。肝移植手术的患者都经历过生死考验,身体的康复固然重要,信心的重建也同样不可或缺。

临走前,刘振文主任反复叮嘱患者一定要按时来复查、随访。“为了避免细微的病情变化酿成无法挽回的恶果,一定要照要求,术后3个月内,每2周查1次;3-6个月内,每个月查1次;6-12个月,2个月查1次,1年后3个月查1次。”刘振文主任又不厌其烦地强调了一遍。

越来越多的患者意识到术后随访的重要性,许多外院的患者主动要求来医院肝胆外科二中心进行随访。出于对病患高度负责的态度,刘主任首先会建议他们在手术医院进行随访。如果对方医院条件不成熟,他也会热情地接收外院患者的档案,在充分了解患者的情况后进行对症下药。

众志成城——组建精锐之师

目前,我院创造了肝移植患者长期存活率全国最高的佳绩,这得益于刘振文主任悉心组建的肝移植队伍。

2005年,科室成立不久,整个中心医生、护士共计二十余人,具备肝移植手术技术的医生仅刘振文主任一人。“一枝独秀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如今,肝胆外科二中心已成长为一支具有60名专业医护人员的精锐之师。其中,王洪波副主任独立完成肝移植手术近60例,逐渐成为肝移植领域的后起之秀。科室还专为术后患者配备了2名专职随访护士,她们与患者进行术前联系,收集病历资料,为术后患者预约随访,解答基础性问题,反馈医生的随访结果……是医生与病患之间的沟通桥梁,也被称为24小时不失联的“情报员”。

2010年,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和卫生部共同启动了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工作,中国器官移植迈向更加合法化、规范化,同时在公民中宣传、推广“公民逝世后的器官捐献”(简称DCD)。为了更早、更快地获得肝源,刘振文主任在中心培养了6个DCD组织的协调员,他们执证上岗,负责在全国各个医院宣传肝移植知识,告知对方什么样的时机可以建议启动捐献工作。一旦有肝源消息,医院会第一时间联系协调员。协调员在科室工作时的每个环节,刘振文主任都会对他们给予指导,比如每周捐献案例讨论时同他们一起分析捐献器官的使用情况。“我国现在供肝捐献数量较过去有较大增长,这与国家宣传、公民捐献意识提高有很大关系,但太多患者将‘换肝’作为不得已的最后抉择,手术时机太晚,无疑增加了手术风险,使自己陷入被动局面。毕竟手术费用高昂,非常人承受得起。”刘振文主任需要经常做家属工作,但也十分理解家属的难处。在一个存仁心、得仁术的医生眼中,生命令人敬畏,却也无比脆弱。

刘振文主任的办公室里拥挤地摆放着两排书架和一张办公桌,桌边有一幅书法作品格外醒目:“只问耕耘,不求收获”,用这句话形容刘振文主任再合适不过。作为世界范围内进行肝移植手术数量最多的医生之一,刘振文主任将继续带领肝胆外科二中心全体医务人员,为更多肝病患者点亮生命之光。